| 网站首页 | 焦点关注 | 政策法规 | 国际新闻 | 国内新闻 | 走进贫困 | 爱心人物 | 爱心资助 | 
最新公告:     中国扶贫爱心在线改版上线啦  [admin  2017-03-18]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焦点关注

民间“报恩”命悬一线 草根慈善令人牵肠挂肚

admin 发表于:2017-02-12    

作者:未知 文章来源:北京晨报 点击数:56 更新时间:2011-7-22 23:58:18


民间"报恩" 随时休克?

"运行5年来网站已负债十多万元……虽然有太多的眷恋,太多的牵挂,但我实在无能为力了……""中国报恩网"站长许利娜发出的这份公告,以及随后石家庄一所民办高校的出手相救和网站的起死回生,引来了社会各界的大量关注。

草根慈善为何能让人牵肠挂肚?信任也好、同情也罢,可能都和网站运营者段非和许利娜的"不食人间烟火"有关。

他们办着一份接受求助的事业,却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"求助".他们至今唯一接受过的个人资助,恐怕就是前不久一位姓付的先生给他们提供的免费电话,400-02-36524.02代表段许二人,36524则是希望求助者一年365天、每天24小时都能联系到他们。

从避开资助到接受,起死回生悲喜一番,这对出身贫困家庭的"80"夫妇,到底是怎么想的?

背景

我们感恩源自我们受到的帮助

2006年正逢唐山大地震30周年,寻找当年的恩人、感恩、报恩成为唐山的主题。身在唐山、即将大学毕业的许利娜深受感动,她和实习中遇到的同事段非一拍即合,创办了中国报恩网。许利娜在"站长告白"中写道:我是河北理工大学的一名大四女生,来自陕西农村。从小学到大学,这一路走来,如果没有父母、亲友、老师多方的支持和帮助,我的求学之路是很难坚持走下来的。我很感谢为我求学提供帮助的人,我要报答关心帮助过我的恩人。

记者:取名报恩,恩从何来,你们受到过什么帮助?

段非(贫困山区里走出的大学生,报恩网的创办者,2009年成为许利娜的丈夫):上大学的时候,我父亲患脑血栓,老师和全班同学都给我捐了款。老师觉得我舍不得吃好吃的,周六、日还包饺子带给我吃。

许利娜找工作的时候需要穿像样点儿的衣服,同学朋友有的买了送她,有的借衣服给她,她穿的那一身衣服就是这样凑起来的。

报恩也不只是针对社会,在我们没有太大能力回报家庭的时候,我们也希望亲人们知道,他们的孩子有一颗报恩的心,有份孝心,有份爱心。

记者:你们是贫困生,最初靠什么创建报恩网?打算帮助什么人?

段非:报恩网创建时,我们俩都不懂技术,只是对网络略有了解,网页制作、服务器都需要钱,是许利娜用做家教赚的470元钱建起来的。

因为对公益接触的少,开始是考虑帮助上不起学的孩子。后来随着网站的发展,各种各样的求助者都找到我们,我们也就开始帮助他们。

背景

有理由不信任我们吗?

报恩网运行5年来,组织大小公益活动60余次,为社会公益事业募捐善款60余万元。帮助过上百名孤儿,以联络医院减免费用的方式救助了12个先心病患者的生命,为失学儿童募捐上学费用,到敬老院义演慰问,为残疾人安排学习一技之长等主题公益活动。

记者:人们连红十字会都不信了,凭什么信任你们?

段非:最初我们不了解公益,只是因为曾经接受过老师同学的资助,比较看重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。后来信息发布的多了,我们慢慢发现,就是有人愿意直接把钱捐到求助者手中,体验直接帮助人的快乐。于是别人捐钱,我们牵线搭桥。这个过程中,我们不会从善款拿提成去办事,而是拿我们自己辛苦赚的钱或者是借的钱来补贴。比如有人捐米、面、油给山区,得雇车运进去啊,雇车的钱我们来掏,他愿意也可以跟着去,你说他有不相信我们的理由吗?

还有一点就是,我们做所有的公益捐赠活动几乎都号召了媒体参与,我们在网上也会公布,让这个事情很透明。

记者:你们怎么保证求助信息是真实的?

段非:最开始在网站上发布求助的时候,我们就要求求助者提供信息,由我们核实情况,打电话,或者去村里走访。我们登的求助信息都是经过验证的,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付出了一些时间和费用。

记者:核实信息时就没上过当?

段非:以前遇到过欺骗的情况,但是都被我们识破了。比如有个自称姓康的学生曾经打电话过来让我们给他打钱。说他上高中,各种费用多,一个月要花1500元钱。后来他应我们要求发过来求助信,并未给出详细的信息,只是说父母出车祸死了,自己借住亲戚家,亲戚家很穷,没电话也不能上网。现在也有这样直接要钱的求助,但我们是不会发布的。

背景

我们不从善款里动一分一厘

2007年,为了给公益事业"造血",许利娜凑了3万元,注册了石家庄报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主要为企业做网站、营销策划、品牌推广。段非说,这期间,他俩没给自己开工资,当房费和员工工资付不上的时候,还要出去向朋友们借钱。平时两人就是花个饭钱,办公室连办公带住,"睡地板就睡了两年多".

记者:为什么不抽取善款维持运营?

段非:以前也有网友说,从捐款里面拿一点做办公经费可以理解。我们肯定不会做,因为民间慈善按比例扣除捐款是不合法的;另外,我们也没有公募资格,所以我们也不会号召大家把钱捐给我们。我们不从善款里动一分一厘,一直只想着通过自己创造财富来做公益。

记者:你们办的公司是怎么回事?

段非:2007年开始,我们成立了团队,有了自己的技术和美工,也有不少朋友给我们带来一些生意,这样我们从制作网站中获得了一些收益。但随着做公益耗费越来越多的精力,网站制作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我们入不敷出,直到最近,实在没有办法维持这个团队和这个公益平台。

记者:关闭网站之前,难道没想过求助吗?

段非:没想过。当时好多网友说,网站已经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了,是属于社会的,不应该关闭。

但是我们想,坚持了5年没伸手要过钱,网站的美誉度一直很好,一旦求助了,要来钱了,会不会质疑就来了?所以我们就打算去打工赚钱,等有钱了再回来继续做。

记者:不愿求助,为什么后来又接受资助?

段非:石家庄计算机职业学院积极地联系我们、支持我们,确实很意外。对这个我们也有顾虑,担心先关闭再开通会不会被人说成是炒作。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网友要求我们坚持做下去,我们觉得,如果执意关闭,只能说明我们没有勇气也没有真正的爱心把公益做下去。你看这才短短几天,得到的捐助就已经超过1万元了。现在我们只想帮助更多的人。

记者:你们还欠着那么多债,打算怎么还?

段非:前几天有一个北京的企业家打电话来,说要帮我们还债。其实我们一直没有奢望过有人会帮我们承担这个。

目前我们做公益的成本已经大大降低,因为学院给我们提供了两居室的宿舍、单独的办公场地,还配了一辆面包车,网站技术支持以后也是学院师生来负责。此外,我们在学校兼职做德育老师还有工资,挣来的钱我们可以省吃俭用,一点一点拿出来还债。



|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| 外交部| 国侨办| 国台办| 中国残联| 国务院扶贫办| 中国扶贫基金会|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| 新华网| 央视网| 中新网| 中国网| 中国经济网| 联合国环境署| 中国国际扶贫中心|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|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| 人民网| 央广网| 中华网| 中国军网| 光明网| 中青网| 中国台湾网| 环球网| 凤凰网| 美国中文网| 中国爱心银行| 中国文明网| 中国日报网| 国际在线| 中青在线|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| 南都公益基金会| 世界狮子会| 新浪| 腾讯| 网易| 搜狐  | 
版权与免责声明: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、信息、图片均为原版作者版权所有,网站只是用来做公益推广
版权所有:中国扶贫爱心在线邮箱:fupinaixin@163.com chinaloveonline@163.com 联系电话:020-29819070
备案号:粤ICP备09074337号
Ϣҵ
粤ICP备0907433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