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焦点关注 | 政策法规 | 国际新闻 | 国内新闻 | 走进贫困 | 爱心人物 | 爱心资助 | 
最新公告:     中国扶贫爱心在线改版上线啦  [admin  2017-03-18]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焦点关注

蒋能杰:用影像重现“战魂”

admin 发表于:2017-05-14    

这是一场特殊的首映式。邀请的嘉宾非耀眼的明星,而是10名颤巍巍的国军老兵,他们大都已年过九旬。

    这些老兵中,有人戴着帽子,上面写着“中国印度远征军”的字样;有人胸前挂着“抗日英雄”的纪念章;还有人穿着印有“抗战胜利70周年”的纪念衫。一出场,不少人就围着他们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不多时,广州这个放映大厅就要首映一部名叫《战魂》的纪录片。这部时长86分钟的片子,记录了广州、云浮等地7名国军老兵的抗战历史和当下生活。其中两名主角就在现场。

    “国破山河之际,他们以血肉之躯迎上去。这就是战魂。”纪录片的主创蒋能杰说,“抗战胜利70年,他们还是被遗忘的一群。”

    参加首映的人赋予该纪录片更多意义。有人评价道:“这是抢救老兵,也是抢救历史。”

    这部片子就是让抗战老兵自己说话

    7月4日下午3点一过,灯光暗下来,歌声环绕大厅。

    “石榴花顶上石榴开,打到敌人开了花……”屏幕上,抗战老兵黄浪用略带沙哑的嗓音唱起来。

    迎着射来的光,中等身材的蒋能杰站起身,面对众人,说了几句开场白:“我不是导演,纪录片不导也不演,就是记录,让人看见。我要回归个人,记录老兵的家庭,记录他的过往、现在。”

这是蒋能杰拍摄《战魂》的初衷。这位1986年出生的摄影师,计划制作一系列关于老兵的纪录片,《战魂》是第一部。

    蒋能杰讲完,影片中黄浪的《石榴歌》也唱完了。这首歌是黄浪在第一次粤北会战中学会的。那是1939年年底,他还只是个少年。而今,他已经90岁了,牙没剩几颗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粤北会战,满眼都是尸体,那些尸体,国军的尸体,老百姓的尸体,猪牛羊的那些尸体,我们4个团只剩下两个团。”在片中,老人不敢直视镜头,“当年一起参加少年队的10多个同乡再也没回来”。

    镜头不断切换。片中的7名老兵,断断续续地讲述着自己的抗战史。

    “双髻山顶被敌人封锁了,突然我脑后嘭地震了钢盔一下,原来是钢盔被打凹了一个大洞,防雪帽也被铲去了,我伸手往头一摸,枪声又响起了,周围到处子弹乱飞……”17岁替哥哥当兵的黄配铭在镜头里摸着头,声音洪亮,模仿着当时的场景,脸上的皱纹跟着颤抖。

    然而,在一个个悲壮的故事后面,镜头还切换到漆黑的小房子、破旧的棉袄、中风的腿脚、自己做饭自己吃的孤单。

    这些镜头里的老兵,头发花白,老人斑比眼袋还大,与一般老人并没什么区别。只有在提到抗日胜利的片刻,才能从布满皱纹的眉宇间,依稀发现麦克阿瑟说的那种“老兵不死”的气质。

    蒋能杰正是被老兵的现状打动。5年前,他在湖南老家拍摄空巢老人时,偶然发现了一群“国军抗战老兵”。这些老兵不仅缺乏经济来源,甚至很多是90多岁的高龄空巢老人,反右、“文革”等运动的冲击,更让他们在精神上充满恐惧与自卑。

    “活得没有尊严!”蒋能杰脸涨得通红,双手往前一划,手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这位关注社会现实的摄影师想到了自己的爷爷。“大鸣大放”时,身为教师的爷爷站出来说了自己不认同大跃进的观点,接着,就被打为右派,关进牛棚,最后自杀。不过,这位倔强的老人始终不改口。蒋能杰从爷爷身上看到了“一个知识分子的坚持”。

    从2010年开始,接触了近百名抗战老兵后,蒋能杰及其团队陆续呈现《战魂》《龙老一生》《我的河山我抗战》一系列关于抗战老兵的纪录片。尽管时不时有关部门要“看看他在做什么”,他还是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部片子就是让抗战老兵自己说话。”他不止一次说。

    我们对抗战历史的认知太少了

    枪炮声中,1945年9月3日到了。这一天,是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的日子。片子中的每一位老兵,都讲到这个日子。几乎每一位老兵,在讲述胜利的一刻时,脸上都洋溢着光彩。

    一讲到胜利的场景,片子中一位老兵张开仅剩3颗牙的嘴哈哈大笑起来,纯白的长胡须跟着一上一下颤抖。“到处都燃着鞭炮,我们每个人都有15斤糯米,这是最高兴的事了。”老兵比划着,原本坐在那一动不动的身体突然就有了活力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老兵笑眯了眼讲道:“日本仔投降了,每个人都觉得欢喜啊。我们就不用上战场喽,不用上战场就不用死喽。” 

    不过,台下观影的老兵,并未像片子中那么动容。老兵梁振奋,只有在传来飞机轰炸声时,才抬起头,张着嘴,死死盯着画面。71年前,这位老兵是中国驻印军新编第1军新编第38师谍报队中尉,参加了1944年滇缅反攻。在战争中,老人的很多战友,被敌机炸死。不过,他的故事并没有出现在《战魂》中。

    纪录片中,“胜利”不属于这些老兵。在过去的几十年中,他们一度被遗忘。就像梁振奋,在整个观影过程中,一直戴着一顶印有“中国印度远征军”的帽子。仿佛一摘下,大家就不知道他的历史。

    10年前,为迎接抗战胜利60周年,南京航空联谊会理事陈功拍摄了纪录片《血捍长空》。该片播出后,观众很震惊:“国民党竟然还有空军,还参加过抗战?”陈功当时听了这种话,恨不得找到这人打一架。

    “我们对抗战历史的认知太少了。”影片放映到一半,一名志愿者嘀咕道。

    蒋能杰在偶遇抗战老兵之前,对这一段历史也不熟悉。当接触一位位老兵后,他在抗战老兵纪录片的策划书里写道:“死亡也许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,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冷漠和遗忘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抢救工程。”他曾这样交代拍摄团队。这些老兵年纪已经很大了,剩下的不多了,留给他们的日子已经很少。

然而,记录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一位老兵一见摄制组的人问起当年的历史,便立即联想到“政治审查”,一下子恐慌起来,反复地说“当年都已经交代了,你怎么还来问这个?我都已经交代好多遍了”。这让蒋能杰有种难以名状的愤懑。

    一位95岁的老兵,总是会说“过去就过去了”。这位18岁就参加抗战的老兵,对着镜头,谈到被劳改30年时,紧张地双手抱头说:“如果你说起旧时的事,就认为你还是那时的反动思想,这些东西不要讲了,提都不要提”。

    有志愿者获得一位老兵的线索,就找到家中,“结果怎么问老人都不回话”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镜头,始终未出现在《战魂》中。蒋能杰也有意回避1945年9月3日以后的一段历史,更多放在老兵抗战的讲述上,以让人不要“忘了老兵曾流的血”,“从来没做过亡国奴”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物质救助,更需要精神上的认可

    镜头拉近,放大的“抗日英雄”纪念章定格在荧幕上。

    老兵何焕九握着木棍,“嚯嚯”地喊出声,纪念章随着抖动的衣服跟着一上一下地起伏。他在模仿当年班长教他们怎样拼刺刀。

    他今年98岁,20岁参军,编入国民革命军第93师,参加过台儿庄战役,现在帮儿子看竹器店。“台儿庄太惨了,拉锯战,一拉一退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老人开始叹气,拉近的镜头里,浑浊的眼睛充满着泪水。

 这枚“抗日英雄”纪念章,是志愿者送给他的。每逢参加重要活动,或每次出镜,他就将纪念章别在胸前,尽管这枚纪念章并非官方授予。蒋能杰回忆说,有些抗战老兵戴着志愿者送的纪念章,在村口一遍一遍地走,“曾经的‘兵痞’终于扬眉吐气”。还有一位老兵,直至死时,仍在床头柜子中藏着一枚“抗日英雄”纪念章。

    曾有媒体报道,2005年,中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,国家颁发60周年纪念章,共发行60万枚,甚少有国军抗战老兵获得纪念章。广州财政局退休官员张润进,在该市纪念大会上领到了纪念章。第二天,相关单位找到他并收回了纪念章,理由是他虽参与抗日,但当时是在国民政府军队,不在八路军、新四军。张润进是1949年才起义成为解放军的。

    2013年,民政部颁发《将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社会保障范围》的文件。这份文件,被部分媒体及志愿者称为“人道关怀的阳光,终于照进了这个长期被历史遗忘的角落”。蒋能杰用镜头记录了老兵龙运松对此的反应。

    纪录片中,龙运松的儿子握着文件,一字一字地读给父亲听。被中风病痛折磨的老兵,身子努力前倾,听儿子讲。可当他没有听到一直关注的待遇时,立即低下头,默不作声。这时,镜头放空。

    有志愿者表示,这些老兵很在意为自己“正名”。因此,他们也会纠结于叫“国军抗战老兵”,还是“国民党抗战老兵”。

    “他们需要物质救助,更需要精神上的认可。”一名志愿者说,她的声音因激动而变得颤抖,“救赎才刚开始”。

86分钟的纪录片即将结束,老兵的照片一张张在片中滚动。随后,片尾曲响起。“向前走,别后退,生死已到最后关头。同胞被屠杀,土地被强占,我们再也不能忍受”的歌声在这个新媒体大厅内回荡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老兵合着曲子,表情严肃,脚上打着拍子,跟着唱起来,声音越来越洪亮。本报记者 丁菲菲



| 中国残联| 国务院扶贫办| 中国扶贫基金会|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| 新华网| 央视网| 中新网| 中国网| 中国经济网| 联合国环境署| 中国国际扶贫中心|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|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| 人民网| 央广网| 中华网| 中国军网| 光明网| 中青网| 中国台湾网| 环球网| 凤凰网| 美国中文网| 中国爱心银行| 中国文明网| 中国日报网| 国际在线| 中青在线|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| 南都公益基金会| 世界狮子会| 新浪| 腾讯| 网易| 搜狐  | 
版权与免责声明: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、信息、图片均为原版作者版权所有,网站只是用来做公益推广
版权所有:中国扶贫爱心在线邮箱:fupinaixin@163.com chinaloveonline@163.com 联系电话:020-29819070
备案号:粤ICP备09074337号
Ϣҵ
粤ICP备09074337号